服務熱線:0536-6681127

山東樂化——廢墟中站起來的漆業巨人

發布時間:2017-11-28 15:25:26
關鍵詞: 
[提要]三十年前,乘著改革開放的東風,在山東昌樂的一個小鎮上,已是而立之年的沈孝業敢為人先,帶領一幫農民辦起了油漆廠,三十年間,這家民營企業浴火又重生,在廢墟上書寫了奇跡。
弄潮改革三十載 誠信迎來新時代

山東樂化——廢墟中站起來的漆業巨人

 
       編者按:三十年前,乘著改革開放的東風,在山東昌樂的一個小鎮上,已是而立之年的沈孝業敢為人先,帶領一幫農民辦起了油漆廠,三十年間,這家民營企業浴火又重生,在廢墟上書寫了奇跡。
   
       2017年,在即將進入改革開放四十周年之際,樂化人也迎來了自己三十年華誕,作為新中國的第一代民營企業,樂化三十年的奮斗史,正是中國改革開放偉大實踐的一個縮影,深入挖掘樂化的三十年,對話創業者,回訪發展史,也是對改革開放偉大實踐的紀念。
  “在一片荒地上蓋起了十幾間平房作為廠房,土法上馬搞起了油漆的研制與生產”這句簡單又直白的描述,來自于山東樂化集團(下稱“樂化”)三十年大事記的第一條記載。
  
  三十年來,別的企業經歷的困難,樂化都經歷了;三十年來,別的企業沒有經歷的困難,樂化也經歷了。誰也不會想到,這家曾經被燒成廢墟的鄉鎮企業(后改制民營股份制企業),三十年里倒下過廠房,卻從沒倒下人心,就像廠區門前的兩顆大槐樹,根深蒂固,筆直向上。
  
  如今,30歲的樂化已經發展成為橫跨各類漆產品、進出口貿易和物業管理等領域的現代化大型企業集團,其中漆產品年產銷過10萬噸,市場占有率名列前茅。
  
  更不可思議的是,這么一家十幾億產銷規模的大型企業集團,居然沒有一分錢的銀行貸款;并且樂化在全國的200多家經銷商之中,有一半以上近三十年始終代理樂化的產品,在競爭激烈的油漆市場,這是另一個奇跡。
  
  2017年11月,在樂化緊張籌備自己三十年廠慶的時候,記者帶著諸多未解之謎,走進了這家見證、參與并經歷了中國改革開放以來數十年大變革的民營企業。
早年間,沈孝業在工廠里視察的老照片
浴火重生:巨人從廢墟中站起來
  
  1990年7月,在山東濰坊市人民醫院的病房里,全身四成以上燒傷,33歲的沈孝業流下了憋屈的淚水。就在幾天前的7月15日,凝聚了整個昌樂縣平原鄉老少爺們兒期待的油漆廠因為技術和工藝不過關,試驗生產時的一場火災使整個車間化為一片廢墟。
  
  12名員工中的6人燒傷,最嚴重的燒傷面積超過90%。
  
  27年后的今天,回憶起這段往事,已經60歲的樂化集團董事長沈孝業再一次潸然淚下。“當時就是覺得自己讓弟兄們受了傷,還把企業干倒了,辜負了全鄉父老的期待!”
  
  的確,1987年的春天,改革開放的春風已經從城市吹到了鄉村,這一年沈孝業帶領12個人,借了1萬多塊錢,在貧瘠的土地上蓋起了幾間廠房,辦起了油漆廠。簡陋的廠子承載了全鄉人的期望。
  
  但從1987年4月建廠到1990年7月失火,可以說是整個樂化發展史上的最低谷、最困難的一段時間,一無資金,二無技術人才,三無管理經驗、四無市場的,他們進行了上千次試驗,搭進去幾萬元血汗錢,卻沒有生產出一滴合格的產品。
  
  如果說這些客觀要素的缺失限制了企業的發展速度,那么主觀上,當時的樂化人連基本的市場調研都沒有,很容易讓企業走上彎路。
  
  最終,就在樹脂這一油漆生產的關鍵環節實驗成功的前夜,一把大火幾乎把3年多的努力清零。企業帶頭人沈孝業承受了來自身體和心靈的雙重折磨,萬念俱灰。
  
  然而當時鄉黨委書記王明亭卻沒有放棄,“我對醫院說,押上整個平原鄉的全部資產也要把他們治好”。為了救治受傷的工人,鄉黨委發動全鄉捐款、捐物。
  
  來自鄉黨委和鄉親們的關愛讓本已放棄的沈孝業重新站了起來,“如果不繼續干下去,怎么回報父老鄉親?”
  
  傳奇的故事總在最低谷迎來轉折,失火前的最后一次實驗居然成功了,攻克了樹脂工藝,意味著油漆生產的技術條件已經成熟。
  
  尚未痊愈,樂化人再次起航。
  
  1991年,沈孝業得知縣內一家油漆廠有套油漆生產設備要轉讓,對方要價8萬。企業想法設法貸到了款,買下了這套設備。接下來的日子里,沈孝業帶領樂化人玩了命的干,僅用40天就生產出了合格產品,企業當年盈利十幾萬元,還清了貸款,這家在廢墟中站起來的企業從此走上正軌。
縣領導視察公司
“躍進”發展:驚鴻一瞥成就“開了掛”的樂化
  
  1992年底的一個夜晚,在即將降落到廣州機場的一架飛機上,沈孝業拉開窗簾,第一次從空中俯視廣州的夜空。廣州在當時是中國改革開放的最前沿,廣州的巨變刷新了一代人的思想。在其他乘客驚嘆廣州璀璨的夜景的時候,沈孝業看到的是“森林一樣密集的高樓”,以及大到無法描述的油漆市場。
  
  飛機上這特別的一次俯視,成為樂化人“大躍進”式發展的源動力。是小富即安還是大刀闊斧?是故步自封還是改革發展?樂化人選擇了后者。
  
  “改革開放會讓每一座城市都像廣州一樣密集蓋樓,對油漆的需求一定會成倍增長”。迅速增加產能成為樂化人此后六年的主要工作。
  
  1992年,他們投資500萬元,油漆生產能力由500噸擴大到1萬噸;1994年,投資近千萬元,油漆生產能力擴大到2.5萬噸;1996年,投資2000萬元新上2.5萬噸高檔漆生產線;1997年,投資2000萬元新上3萬噸乳膠丙烯酸涂料生產線。至此,企業油漆生產能力達到8萬噸,從500噸到8萬噸,從幾十萬到幾個億,樂化僅僅用了不到6年,套用現在比較流行的一個詞,那幾年的樂化跟“開了掛”一樣。而這一切,都和沈孝業在廣州上空的驚鴻一瞥緊密相連。
  
  在擴大油漆產能的同時,他們還在1993年投資建成了制桶廠,1995年投資建成了印鐵、紙箱生產線,解決了配套材料的供應問題。
  
  “那幾年我們的產值幾乎每年都在翻番”,回憶起這個發展階段,現任車間主任吳祥增自豪地說。
  
  也就是在這幾年,“樂化油漆 刷新世界”這句廣告語傳遍齊魯大地,大江南北。
  
  進入新世紀,樂化加快了改革的步伐,逐步將自己的領域從單一的油漆業拓展到了房地產、物業管理和進出口貿易等領域,成為一家大型的現代化股份制民營企業。
  
  2016年樂化集團營收突破18個億。
  
  保質守信:三代人只做一個品牌
  
  1991年,在臨沂從事油漆生意的朱貴金第一次聽到了樂化這個品牌。當時,同樣看好油漆業前景的朱貴金做了一個影響了三代人事業的決定:經營樂化的產品。
  
  “誰也沒想到,我們家一干就是26年,而且三代人全都和樂化做生意。”2017年11月8日上午,朱貴金的兒媳吳士菲感慨地說。
  
  其實像吳士菲這樣一家人幾十年經營樂化油漆的,在樂化全部200多家經銷商中有100多家。在競爭激烈的油漆市場這絕對是個了不起的數字。
吳士菲一家三代全是經銷商
樂化究竟用什么留住了這么多鐵桿兒經銷商?
  
  “質量和信用”,吳士菲的回答簡單而確定。她說,在幾十年的合作中,樂化沒有發生過一起拖欠供貨商和經銷商錢款的事,也沒有發生過一起因為油漆質量而產生的糾紛。
  
  就在去年,一位來吳士菲店里購買油漆的客戶詢問油漆的保質期是多長時間,吳士菲告訴該客戶,未開封的話,一般可以保存3-5年。沒想到該客戶告訴她,很久前買的樂化油漆,十年后裝修才開封使用,效果和質量依然很好。“這樣的產品質量,作為經銷商都感到驕傲!”
  
  “驕傲!”這樣的評價也出現在樂化董事長沈孝業對自己的經銷商團隊的評價中。“我們遍布全國的200多家經銷商絕對是樂化的驕傲”。
  
  沈孝業說,從企業發展之初,他就很清楚經銷商體系是企業發展的重要基石,只有先保障了經銷商的利益才能保障樂化的發展,所以每當市場遇到波折的時候,樂化寧可自己承擔損失也要首先保證經銷商不受損失。2016年底,全國油漆原材料價格瘋漲,同行業都在醞釀產品漲價,經銷商也聞風而動,準備在漲價前大量囤貨。漆業公司經理沈肖逢立即召開班子會議,對油漆材料和市場審慎分析,認為原材料漲價周期不會太長,漲價會損害消費者的利益,于是決定降價,讓利消費者。在宣布降價前一個月,公司決定寧愿完不成全年的銷售任務,損害公司利益,也不能損害經銷商的利益,于是向全國經銷商發了決定降價的通知,建議經銷商如果不是急用的產品,先不要訂貨、囤貨。
  
  “很簡單!質量、政策和誠信,我們為經銷商做到了這三點!”“我們的油漆是市長質量獎的獲獎產品,三十年連味道都沒有變,我們把更多的利潤空間留給了經銷商,我們三十年的發展中從沒發生過不守誠信損害經銷商利益的事情”。
  
  簡單的事情往往很難堅持做好。而樂化在保障經銷商權益方面,就把這簡單的幾件事幾十年如一日的做到了極致。
樂化集團的榮譽證書榜
正直本分:頂著罵聲也要為員工交保險
  
  1997年,正值樂化事業發展的高峰期,百余名樂化職工卻提出了辭職,理由竟然是樂化強制為員工繳納養老保險?;貞浧疬@段經歷,現任樂化車間主任吳祥增仍有些唏噓。
  
  那個時候,很多人沒有意識到養老保險的重要性,而樂化董事長沈孝業卻早早意識到了這一點“既能解決同工同酬,又能解決養老保障,凡是樂化的員工必須都給交保險”。這是沈孝業在20年前就定的規矩,為此當年的《工人日報》來做了專門的報道。
  
  國家有規定,樂化就一定無條件執行。哪怕沒有強制規定,只要對社會,對員工有利,樂化也會去做。
  
  正直、本分,這是記者在樂化采訪期間很深的感觸。
  
  比如,沈孝業幾乎每年都會主動邀請當地稅務部門到企業查稅,“有人給我支招讓我合理避稅,我說為什么要避稅,交稅不就是企業的社會責任嗎,不僅不能避稅,還要主動交稅,還要主動讓人家來查,人家查了,沒有問題,我才安心!”沈孝業的話樸實而誠懇。
  
  又比如,國家環保要求越來越高,樂化就不折不扣的升級改造,上千萬的安全保護性設施、設備說上就上,2000多平米的生產性建筑說拆就拆,從不打任何折扣。
  
  再比如,在各色企業都忙著運作上市的大環境下,樂化卻沒有動心,“絕對不會為了上市而上市,為了圈錢而圈錢”,不僅如此,樂化集團甚至連一分錢的貸款都沒有。在樂化人的字典中沒有“運作”這個詞,2017年,樂化被評為“厚道魯商”,這個名頭對樂化來說實至名歸。
邁向未來:打響民族品牌 讓鄉親共享樂化發展
  
  2017年11月9日,在樂化位于昌樂縣城的集團辦公樓上,董事長沈孝業正在翻看著一張張的規劃圖,這些就是樂化的未來。而在沈孝業的規劃中,如何讓樂化的發展更多的惠及當地百姓是他首先考慮的問題。
  
  記者了解到,樂化的領導班子其實早已確定了集團事業層面上的發展方向——鞏固昌樂、發展青島、開發西部。
  
  鞏固昌樂就是新上了100萬噸油漆原料和100萬噸高檔漆項目,這些項目都終將在昌樂以及昌樂周邊的壽光等地建設。在發展青島方面,其實樂化早在2003年就在青島建立了研發中心,未來樂化也會把業務窗口遷到青島,去面對更大的市場。開發西部就是把原來的油漆設備通過搬遷搬到西部,借助西部開發的東風,把中檔產品做得更強。
  
  “樂化的發展最終要造福百姓”,對此,沈孝業不止一次地強調。其實,作為昌樂大地上成長起來的企業,樂化對當地的反哺從沒有停止過:早在1993年樂化就投資200多萬元建起全縣第一座中學的教學樓和宿舍樓,并配備了現代化的教學用品;1997年,沈孝業自愿捐款20萬元,設立“昌樂縣‘孝業’獎學基金”;2014樂化投資400多萬元修建的紅河鎮肖家莊村“惠生橋”竣工通車……
  
  在未來,樂化不會新上任何別的生產性項目,而是重點發展當地比較薄弱的旅游產業,并且會緊跟習近平總書記提出的“56個民族要像石榴籽一樣緊緊抱在一起”的號召,打響“中華民族一家親,同心共筑中國夢”的文化品牌,為當地建設民族特色休閑旅游景區,并將發起拍攝首張56個民族全家福的活動。
 弄潮改革三十載,誠信迎來新時代。2017年11月29日,樂化三十周年廠慶將如期舉行,在廠區門口,見證了樂化三十年奮斗史的兩棵參天大槐樹繼續見證著樂化的又一次起航……
上一個:30周年慶
高清无码色大片中文_高清无码色大片中文字幕_高清无码视频直接看